其实一直很想纠正一个观念:全世界 != 国内 + 国外
 
多样性最美,正如美女也不全等于皮白大眼樱桃小嘴。
 
先来我家助理的分享:
我刚来土耳其看到亚洲面孔,最多以为是东亚人,韩国日本之类的,但其实还有很多中亚国家被我们忽略了;例如蒙古,中亚的什么斯坦,他们长得和我们也很像,但根本不是同一回事;人家用的是俄文,文化是游牧民族,跟东亚根本扯不上关系,除了样子像;又例如很多人以为土耳其是中东国,土人算中东人,其实人家算是世仇,根本是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

我也想说明明欧洲和美国人,甚至南美的也相差很大。。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这么多人会狭义地认为全世界就等于国内加国外?

 
然后前段时间刚好看了一个很有趣的视频,或许解释了部分原因:People from Somewhere vs People from Anywhere
英国人David Goodhart提到一个概念叫“somewhere people vs. anywhere people”. 他分析了英国社会,大概有一半英国人,属于somewhere,也就是他们对自己生活的地方有很强认同感,这类人的的移动能力偏低,可能一辈子就只待在一个地方,倾向“安全感,群体依赖,熟悉感”。
还有大概25%的人,这类人属于anywhere,一般受过良好教育,移动能力偏强,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倾向“流动性,公开,透明”。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分析很有意思,想起前短时间写了一期疫情进行时,华人到底要不要马上回国?收到了一条很不可思议的评论 🤔
想不到啥回答,只能呵呵,但真的有点惊讶:原来其它人是这样看世界的?刚好后来看了一篇好文《People from Somewhere vs People from Anywhere》by Michael Frost 正好解释了这个现象:
People from Somewhere
这类人一般一生只会呆在一个国家,在一个国家生活,拥有强烈的身份认同感;移动能力偏差,部分也会拥有零和游戏心理;总感觉资源是有限的,别人的到来就是占用。
 

People from Anywhere

这类人一般较高学历,大城市生活为主,见识广,没有强烈的身份认同感,移动能力偏强;简单说:把目光放在越多国家的,越会属于anywhere.

简单举个例子:一个典型土生土长的德国人,会拥有德国银行账户,注册德国公司,缴德国的税务,一辈子在德国生活;但,一个德国数字游民,会把公司注册在香港、爱沙尼亚、美国等地区,税务减免之余,用着德国护照自由自在在其它国家生活,进行货币套利,赚着欧元却花着泰铢,越南盾等,这些只是很典型的例子,还有更会玩的。
一个换来更多自由,更多人生经历,更少税务,但当然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再回到最近这个疫情,涌现的民族主义,排他行为,甚至看到别国的确诊人数上升却在嘲笑他人的原来都是典型somewhere思维导致。
但世界公民/ 数字游民的我们属于典型的anywhere, 老实说现在把我扔到任何国家,真的没啥所谓;住在地球哪个角落没什么差别,也有能力活得很好,更多只是和谁在一起;例如我现在在大马就很安全,为什么要回国才会安全呢?我相信无论在美国还是英国,只要做足保护措施,在哪里影响不大。
我也的确是没有很大的身份认同感,应该也属于比较个人主义;但也正正如此,我能更客观地看世界,不会因为我来自哪里,就一定得说哪里的东西最好;在我眼中每个国家都有优缺点,没有完美的;但我比较好的一点,知道怎么利用哪些国家的优点,避开缺点。
建议有时间的看看《1984》,里面提到特别有意思的一点:战争有利益民族主义,由于恐惧的存在所以能更好地控制;但这个战争事实上存不存在呢?很可能只是特定媒体一直在渲染,然后假新闻传着传着就变真了:Garbage In, Garbage Out|如何用数据操纵无知
但感觉很多人就是不想对自己负责任,情愿回到一个看上去相对较安全的地方,那么出事了可以推卸责任?但命子是你的,没有人会负这个责任。
再插个可能数字游民才懂的真实笑话:现在各国政府都让我们回家,但我们会开玩笑说,家在哪里?🌍
其实完全可以选择回国,但感觉不是最优解;一来机票很少,没必要和别人挤;二来还需要被隔离,我比较喜欢主动隔离,因为是自己选的,或许已经习惯了掌握主动权。
也可能是世界公民思维习惯了认为全球都是我的家,我喜欢在哪儿生活说走就走,把钱放在哪儿也得由我自由来决定,注册公司同理;其实有钱人也早知道这种玩法,找到投资价格洼地或做环球税务规划,这很正常的。
可能别人会认为这叫作占全球便宜 🤔 
是的,这不就是地理套利的核心嘛,但关键是我们有能力,有眼界;正如聪明钱从来就没有边界走,为什么人不可以,为什么要被限定?但估计大部分人就是勤勤恳恳工作一辈子,也没看清这个玩法,所以只能在背地里酸?感觉很多人酸或者抱怨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占不了?
但也正正也因为我们放眼全球,所以不会这时候在沾沾自喜,因为只要还有一个国家还没有结束疫情,无人能独善其身。
毕竟整个世界的联系已经很紧密,还在嘲笑其它国家的不知道是蠢,无知还是自私?

Is there a third category?

那么,还存在第三类人吗?

Tom Petty sang, “You belong among the wildflowers , You belong somewhere you feel free,”
somewhere容易陷入零和游戏心理,眼光狭窄,害怕新事物;anywhere太浪,四海为家,明显少了那种归属感;但能不能找对一个健康均衡点呢?感觉我一直在探索这个点,浪了快三年越发感到肉体在哪已不太重要,有喜欢的地方设base就不错,但更重要的是找到价值观一致的同类,而不是简单把认同感归到人为规划出的冷冰冰城市/国家。
 
我比较期待将来的无国界社会,货币、人才自由流通,当然其实主流媒体这样做或许是好事,那么会玩的路上少了很多人,也不会挤;但希望有缘看到此文的你,认真思考,而不是人云亦云:到底做什么事才是对自己真的好?
港真,国家,签证,规则这些东西就是人为的,为了更好地进行管理,朝九晚五,三点一线都是工业发展的产物,但现在已是信息社会,掌握国家间的信息不对称,进行地理套利,获取更多自由,这不更性感?
那么关键来了,你有能力获取更多自由吗?
 
要么有一技之长,要么思维过人走在前边,不然只会沦落受限;例如最近很多机场停飞,大部分游民也被限制了自由,但这也换来时间让我们反思做功课:假如再发生类似事件,可以怎样更好地解决?
最近一周也特别感概:原来真的自由价更高。
 
Stay tuned for more.

0 Comments

Submi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