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路从大马来到土耳其再来到塞尔维亚,有点重新恢复自由的感觉 🇲🇾🇹🇷🇷🇸
简单分享近期一点感想:

1. 疫情时期的出行

其实后台常常很多读者留言问:
土耳其疫情不是很严重吗?
国外疫情沦陷了吧
这样跨国走不用隔离吗?
。。
 
首先,我还是认为哪里都可以危险,哪里都可以不危险;不要轻易被所谓的数据迷糊眼睛:Garbage In, Garbage Out|如何用数据操纵无知
 
带口罩多洗手,不去人多地方,标准动作了。
 
刚下机的憔悴样 👀

如无意外,现在的状况估计至少持续多一年;毕竟自由对不同人的意义不一样,但对我来说很重要,戴口罩继续闯世界;同理善用工具,捍卫自身自由也很重要。

世界上最悲哀的事之一莫过于明明是自己的钱但也要备受控制。

也有很多人问我:现在大部分国家好像都不能去?( 但我们的内部杂志轻松把全部国家列表找出来了,欢迎成为独家会员 

但其实简单搜索,看机票就能解决的问题,绝大部分人真的只是喜欢嘴上说说,压根不会动手的;总会潜意识找借口,不正是和人生很多东西相似?
 
办法总比困难多,真的看多想解决问题;毕竟我们公司就是围绕如何解决问题,已经看过太多喜欢抱怨&不行动的了。
 
作为early adopters, 现时环球走有风险的同时也享受很多红利,游客区基本没人,酒店很便宜等,基本处处不用排队等;但值不值得因人而异了,但当然其实也需要看国家:全世界 != 国内+国外

2. 关于大城市与机会

这个月在土耳其从伊斯坦布尔一路游到二三线城市,明显可见的,土国人的打扮逐渐变大众化、吃喝玩乐的选择逐渐变少。
 
 
其实大部分国家一样的,年轻人总喜欢跑去大城市,因为机会多;但大城市随之换来的成本亦高:生活,消费,交通等。
然后一个思考:随着越来越多像我这类的数字游民出现,二三线城市或许将会更受欢迎?🧠

3. 学会反脆弱

我觉得这次疫情更多是:对个体脆弱性,公司抗风险能力,国家应对突发的考验。
 
未来不确定性会越来越大,要做的是持续让自己增值,提前做好plan B,例如充足现金流等;有能拿出手的技能,甚至更好的:做好准备等待下一个黑天鹅的到来,但暗暗获利。
 
Wind extinguishes a candle and energizes fire. Likewise with randomness, uncertainty, chaos; you want to use them, not hide from them.
 
也可以很直接说,这次疫情帮助了我们的业务,毕竟我们就是协助解决风险分散这个问题的:
Geoarbitrage | 生活与投资无国界

4. 语言

异国旅游没那么可怕,尽管大部分土国人英文很一般,身体语言和翻译基本足够应对,但唯一不足的是太难进行深度交流了;但刚来到塞尔维亚,这边年轻人的英文明显比土国人好。
If you talk to a man in a language he understands, that goes to his head. If you talk to him in his language, that goes to his heart. 
 
曾经碰过很多懂6-7门语言的人儿,思维往往更开放,但也更谦卑。

5. 每天保持感激

一路上看到很多商店关门,公司倒闭,很多人失业,被降工资等。
 
但我默默在大马把公司业务做得更精致,建立团队,然后最近还能和喜欢的人约在土耳其重遇,接下来还会在塞尔维亚再次碰面,真的couldnt ask for more 
 
但个中最大区别应该是我们对自己人生的掌控权?我们二人都比较自由,也很清楚知道应该如何玩这个游戏。

6. 一切重在经历

现在对我来说:感觉在哪个国家生活已经没什么很大的差异,每天干的事大多一样;不同的应该就是在吃&看什么,和什么文化背景的人儿待在一起等。
 
 
没有了现代都市人那种走马观花式的疲倦忙碌,更多是简单生活&有趣的谈话;喝喝啤酒,和三二好友聊聊天,看日落就很惬意。

7. 小而美

越来越喜欢找本地人的小店吃东西,而不是连锁更不是名气大的,更喜欢深挖大多人不知道的;有朋友提起一位叫Anthony Bourdain的米其林大厨,可惜自杀了,但这位名厨曾经拍了一部剧叫No Reservations 📹 他曾经在全球品尝美食,但不会去吃米其林,只会去找住家菜吃,因为这些味道最真实:
/ Skin in the game
小店主人可能出于热爱才开餐厅&烹饪,务求把客人照顾得更好,还因为是在自己名下,固然想做得更好。
 
/ Responsibility
商业化的到来,流水线操作;但拿工资的人只想把事做对,而不是做更好。
 

8. 二八法则

世界上总有那么的一小部分人只做自己热爱的事,再多的钱也收买不了,但这些人也往往最有意思。
很荣庆身边慢慢积聚了一部分这样任性又有趣的人儿,和真正有想法的人交谈简直就是就是如沐春风 🧠
 
Individuals search for truth, groups search for consensus.
 

9. 关于爱情

想提一个有趣的问题,过去半年大部分国境关闭不能自由走动:其实有没想过能飞后第一时间想见谁?🤔
 
也看到很多人因为工作的原因被迫异地,我们比较幸福;挑一个地方就直接去碰面了,然后打算约下个国家再碰,好像有点任性又浪漫 👀 
 

10. 远程工作

原来思维真不会轻易转变,例如习惯了办公室工作的,大多不会利用这次机会重新思考。
 
之前也提到Plato’s Cave洞穴寓言,生活在里面的人真的不会思考另一种可能性:
不想员工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但也不想公司面临危机,倒不如尝试远程工作?
被迫无奈远程?但我在异国探索的同时,做了二个网站,三个采访,八篇文
 
 
正如我提到了多次的地理套利,不懂的注定永远不懂;懂了的人,恭喜,因为未来正正是属于我们的 🚩

11. 关于自由

前几天和朋友谈论到,其实我们从出生开始已经注定了很多东西,默认的身份也注定得被动陪玩哪里的游戏。
说几个故事:我在土耳其的合伙人,在德国出生的,但拿了土耳其的护照和德国的PR,完美坐享整个欧盟和土国的好处;一位澳洲朋友🦘祖父是英国人,也轻松拿到英国居留身份等。
 
我觉得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本国护照搭配一个异国PR基本是标配了;起码出现什么事,在别人只能回国时,在外边还有一个舒适的家,不用人挤人,毕竟人口大国,资源缺乏;本来起草了一篇不同国家在疫情期间的应对,不过删了哎,这系统不爱听真话,抱怨没意思,行动才能解决问题:
 
The reason to win the game is so that you can be free of it.
先这样,码在belgrade的某下午 ☕️
Stay tuned for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