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最近很喜欢的一部剧:SIlicon Valley 📹 其实很早前硅谷的朋友也有推荐过,但当时我对tech还没那么感冒;现在简直入迷,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即视感 👀
剧情大概:普遍但很真实的tech类公司创业走融资,路上很多值得思考的故事。
也提到了很多创业者大部分必经的:
 
“Minimum Viable Product” 最低可行产品
这个很重要,想当年dropbox的MVP真的太性感;我也一直认为很多东西想做就去做,不要想太多,先做个最简单的可行产品出来看市场效果;说来有趣,我们公司的业务基本是从最初的mvp一步步玩起来的 👀
“Articles of Incorporation” 公司章程
在哪里注册公司,股东、董事的设置等,我发现这个是大部分创业者完全不懂的;但这个小问题很容易解决,很多专人可以协助解决。
“Business model ” 商业模式
商业模式怎么走
这部剧共六季,看到第三季开始不舍得看太快;第四季开始多了很多现时很热门的话题:
#bitcoin #blockchain #bigdata #ICO #Artificial Emotional Intelligence #Facial Recognition #Tethics
 
送上生肉版Gilfoyle解释比特币,整部戏我最欣赏Gilfoyle,话不多但语出惊人,这性格应该是我最喜欢的INTJ 🤔
全六季看下来,还对一个词印象最深:pivot
 
其实很多创始人最初的想法是不太符合市场需求的,那么就应该适当pivot(适当换跑道) 试图做出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很多东西真的不是一步登天,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不过,个人认为创业过程中踩过的坑、摔到的跤、学会的东西更重要,所以在第一到第三季满满的感触:
-. 遇到困难,第一时间想办法解决
其实作为创业者,过山车般的心情是家常便饭 🎢 有时候睡前觉得自己一事无成,但醒来又是一条英雄;心理承受能力注定比普通人高。
-. 前期多点波折其实是好事
这是真的,尤其团队成员间、合作方之间;前期多点冲突,观察各人怎么解决。
-. 做事留三分, 多个朋友好过多个敌人
其实很多高智的,情商不一定好;但创业真的短期看做事,长期看做人。
-. 只和价值观相同的人游戏
遇到价值观不一样的人,想也不用想,第一时间说不: hell yes or no.
还有其它找投资人等的故事,但看到第六季感受比较大:原来创业到最后钱不是最宝贵的,也只是数字;更珍贵的是那份经验,还有失意时谁还在身边,而不只有光鲜的时候。
说来好笑,虽然我是做金融的,但我对大空头那些不怎么感兴趣,最近看了很多科技类的,然后我在思考:怎么老感觉这些人很伟大?
 
还推荐 📹
Inside Bill’s Brain: Decoding Bill Gates
The Social Network
 
因为他们改变了世界,真正的create value.
 
偶像之一Peter Thiel的《Zero to One》提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模型,说道其实近年来整个社会发展大多得益于两方面:全球化&技术。
 
技术,属于纵向发展,创造全新的东西&工具,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从0到1.
 
全球化,属于横向发展,大概就是将一个国家跑通了的东西带到其它国家,能实现1到n; 最经典的就是国内很多照样“搬”别国的软件。
推荐每位创业者必看这本书 📖
 
但现代企业只能走找VC的道路吗?一不小心还容易被坑了。。谈完片子,回到现实,其实创业者还有很多选择,不一定都得找VC.

the NEW hot

小众产品代表:Roam Research 

最近安利了很多遍的软件:roam research.讲真,假如能投资的话,我第一时间投;感觉这位founder和我一样,有个性,我喜欢👌🏽
 
大致就是 “任性拒绝了VC的用钱换话语权”;作为创始人亲自研发产品,从0做起,就类似生自己的娃,引入VC自然少了自己的话语权;不过任何决定真的无所谓对错,接受资本的注入公司可能会跑更快,但出于商业原因固然会有不同程度的妥协。

不同人有不同的答案,说到底也是个人追求&价值观问题了。

不过在这个全球都抢着赚钱,赚眼球的时代;他们反倒停下了接受新用户,用心提升产品,甚至拒绝VC的钱;更有趣的他们当天做了一个小测试:点赞这条推特假如你愿意掏腰包直接付$500享用5年的订阅服务;结果当天就有900多人点赞,我也是铁粉 

活生生的1000个铁粉原理

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最重要,而不是做大家都在做的。

其实日常看到很多人真的见到做什么赚钱就去了,短期看可能还可以,但可惜失去了长期做一件事情的复利效应,例如我就坐等十年后还有多少位博主还在持续输出价值 🤔

Founder Market Fit

说回自己,同为创业者,也偶尔会了解VC, 融资那些,但感觉不太想走那条路,用一位朋友的话来说就是:其实融资就等于帮VC打工;不过做金融的没啥好就是离钱近,之前也被好几位投资者问能不能投资到我的公司;这又回到做大,还是小的问题;但作为天枰座的ISTP,moral code太高、太追求完美,真的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例如平时看各种不公/BS的东西太清楚,我会潜意识远离,更不要提合作;然后同为创业者的朋友说:一直这样的话,那你这样很难scale..是的,我也观察到这个问题 
 
有人可能会说:Business is business.
商业终究是商业。
 
但我又觉得,已经实现了自由,但自由的定义之一是能选择和什么样的人共事;那为什么还要去迎合自己不喜欢的人&事?真是情愿赚少点也不要失去peace of mind; 反正我知道很多所谓的成功创业者,睡眠压根就不好,值得吗?只能说我要找个健康的平衡点;例如最近很多国内的公司和中介找到我想谈合作,毕竟在各国的一手资源和经验,这些人挺识货,但暂时全拒了,考虑均衡点中;短期看可能挺傻,这市场太多say YES to everything guys. 怎么还这么任性;但长期看呢?反正我是很认可巴菲特的做人&处事准则:
 
也回到看硅谷最后一集的感受:
Doing the right thing is more important than being popular.
做正确的事比受欢迎更重要。
可能有人会问,那什么叫正确的事?其实也不是非黑即白,真的看个人价值观,但对我来说:
做事前提下不损害他人利益 skin in the game
一旦做错事主动承担责任
不抱怨,第一时间解决问题
透明、公道
我公司就这定位:透明开放,公道价格,保障隐私;讲真,光日常用的各种加密联系软件,已跑赢90%的国内中介,大多对大数据还傻乎乎没概念。
 
其实做顾问就是要提前提醒客人该注意的东西,不然有什么资格给意见?
 
最近在重看麦肯锡的书尤其有感 📖

firstly, the consultant must put his client’s interests ahead of the firm’s interests. If a McKinsey consultant thinks a study is not in the interests of a client—a waste of money, or a misguided investigation—he must tell the client so. Second, he must adhere to the highest standards of truthfulness, integrity, and trustworthiness. Third, he must keep to himself the client’s private and proprietary information. Fourth, he must maintain an independent position and tell the client the truth as he sees it. And fifth, he must provide only services that have real value.

我也很认同这些准则,可能就是做到了这些才能做到基本和好一些客人没有见面的情况下,七位数的投资就直接做下来了,信任无价;不过老实说:国内市场很多人提供同样的业务,但大多只是一块小拼图 🧩 就懂那个点,服务也没配套好,不懂这些人怎么玩,可能客人最终还要自己到处跑做搭配;但多次选择,判断,时间,这些都是无形成本。
 
我们比较任性:日常在各国出没;全球资源广,配套一站式服务:)

 The Craft Man 工匠精神 

未来几年打算慢慢打磨业务,发挥ISTP的工匠精神: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极致;也静等市场自动过滤没底子&能力的人;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在自己最美好的青春一边做自己想做的和探索世界,真的很佛系;也打算慢慢pivot商业模式,走更精致的exclusive会员制。
 
正所谓二法则:
与其花精力服务80% 倒不如把业务打磨得更细致专门服务20%.
越来越感觉我和Conor是同一路子的人  
 
看到硅谷的最后一集,一下子到了十年后,看到不同角色最终做了不同的事,挺感触的;反正我自己也完全不知道下年或下下年会发生什么事,但感觉十年后会变很多,好奇还有多少人会一起共同见证?再此推荐这部剧,我给十分:SIlicon valley 📹

现在看到越来越多同龄人生了娃,慢慢走向安定;但自己还在一直折腾、游历各国、谈合作,团队位于全球各地协作,天天在解决不同的问题,刺激 🤯 但,会有任何后悔吗?估计再给我选择,我还是会选这条路

也分享一首诗:

The Road Not Taken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Stay tuned for more.

0 Comments

Submi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