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看了一篇刷屏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

“系统仍在运转,游戏还在继续,只是,骑手们对自己在这场「无限游戏」中的身份,几乎一无所知。他们仍在飞奔,为了一个更好生活的可能 ”

 
然后也看到一篇挺好的点评《 困在系统里的,何止外卖小哥?
 
“科技公司引以为傲的算法,规定好了每个骑手送外卖应该用的时间,规定好了一整套游戏规则;按时到达有奖励,超时有惩罚,仿佛一场大型真人游戏。他们没有办法,只能不停加速,不停违反规则,不停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
所以”人物”发表感慨:外卖骑手,困在了系统里。”
 
但永远充满新鲜事的互联网:大多数人的记忆如同金鱼的七秒钟;有多少人看完文章后转发发表感想,作姿态表明我有关注,我很有同理心,我不介意外卖晚点到,然后就洗洗睡了。
 
有多少人会真正思考,然后行动的?
 


The Matrix

上周刚看了一直很想看的电影The Matrix 一部在1999年上映的电影。

黑客帝国的剧情简介:不久的将来,网络黑客Neo对这个看似正常的现实世界产生了怀疑,他结识了Trinity并见到了黑客组织的首领Morpheus; Morpheus告诉他,现实世界其实是由一个名叫“母体”的计算机人工智能系统控制,人们就像他们饲养的动物,没有自由和思想,而Neo就是能够拯救人类的救世主。 可是,救赎之路从来都不会一帆风顺,到底哪里才是真实的世界?

The Matrix总共三部,不过我认为看第一部已经足够,其它二部有点鸡肋。
 
我不太确定其它人的观影感受,但我对片中很多情景似曾相识:二年前偶尔认识一位常驻在亚美尼亚的数字老游民,他给我的感觉就是Morpheus, 为我打开了一扇门,让我看到了更多,也解答了我之前很多疑问:
为什么这么多人真的只会人云亦云?
为什么这么多人明明活得不开心但不想办法解决?
为什么这系统很多不公平规则,但没人去争取?
。。。
 
很久之前和一位读者开玩笑说:其实我们这些算是流水线上生产的次品,因为太有自己的想法,觉醒了 👀 
 
和剧中的一段很相似:Your life is the sum of a remainder of an unbalanced equation inherent to the programming of the matrix. You are the eventuality of an anomaly, which despite my sincerest efforts I have been unable to eliminate from what is otherwise a harmony of mathematical precision.
Then I took the red pill.
带着一个20寸行李箱,开始探索世界
 

人生应该就是一个不断迭代的过程

Plato’s Cave 

洞穴寓言
有一批人犹如囚徒,世代居住在一个洞穴之中,洞穴有条长长的通道通向外面,人们的脖子和脚被锁住不能环顾,只能面向洞壁。他们身后有一堆火在燃烧,火和囚徒之间有一些人拿着器物走动、火光将器物变动不居的影像投在囚徒前面的洞壁上;囚徒不能回头,不知道影像的原因,以为这些影子是“实在”,用不同的名字称呼它们并习惯了这种生活。
 
当某一囚徒偶然挣脱枷锁回头看火时,发现以前所见是影像而非实物;当他继续努力,走出洞口时,眼睛受阳光刺激致使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是一片虚无。他不得不回到洞内,但也追悔莫及,他恨自己看清了一切,因为这给他带来了更多的痛苦。

柏拉图还告诉我们,回到此岸、回到洞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我们洞悉了洞外、认清了彼岸的虚无现实再回到洞内,回到此岸。洞外虚无;洞内负重,洞外是不辨方向的一片真空,洞内是不可自明的负重前行;……事实上,洞外、洞内尽管轻重各异,但都不可承受。吴艾的“深呼吸”系列形象地隐喻了这个深刻的寓言,他试图在诘问世人:我们到底应该走出洞穴,还是回到洞穴呢?

但是不是离开系统/洞穴就是好?
 
最近身边好友还提及到一名德国的哲学家Nietzsche – thus spoke Zarathustra的作者,这人曾经逃离全部人来到一个洞穴思考上帝的死亡,正好是相反的。
 
所以其实在洞穴(系统)内外本身并不重要,关键是有没有进行真正的思考。
 
昨天刚好做了一个访问,采访者提到很有意思的问题:很多人在大城市生活经常抱怨各种问题,假如成为数字游民是不是能轻易解决?
 
我当时回答了:不太同意,因为即使转变了,估计也不会解决这些人的全部问题;毕竟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不重要(洞穴内外)关键是有没有思考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追求的生活。
 

Talking doesn’t help

不要谈论并没有意图去解决的问题
 
其实只有认清了问题的存在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但大多数人根本连问题本身在哪都没认清,何来谈解决?
 
最近在Çeşme,土耳其一个海边度假小镇,那天突然想起那句话:People don’t want to be millionaires — they want to experience what they believe only millions can buy. 
然后和朋友谈论到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
对自己不想做的东西果断SAY NO.
 
这系统从小对我们说:好好学习、勤劳工作、退休、环游世界、享受生活,但为什么只能走这条路?
 
有多少人真正思考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豪宅?名车?名牌学校?铁饭碗?但我慢慢意识到其实我们真正想要的东西是自由:
拒绝浪费生命的通勤
拒绝无聊的会议
拒绝无价值的工作
拒绝朝九晚五
拒绝没意思的谈话
拒绝没意思的合作
。。。
我觉得人生就是一个持续探索的过程, 慢慢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不喜欢做的,但区分人与人之间可能就是有没有底气说不;现在我可以选择在不同国家睡到自然醒, 拒绝不想做的,只做自己喜欢的,写自己喜欢写的,服务志同道合的客人,不闲聊,不语音,不视频。
其实英文有一个好词:” fuckyou money ” 就是遇到自己不想做的,直接说fuckyou. 
 
也可以分享的是这个号&我的公司没接受任何投资人的钱,不想变为了讨好投资人而不是致力于服务客人;也不想接全部人的咨询,不是任性,只是我知道做什么会更开心。
其实更多是价值观的问题,没有正确与错误;我现在喜欢简简单单,和有趣的人一起干有趣的事,设计适合自己的生活。
 
但可悲的是社会上大多人衡量成功与否取决于金钱,但我最近看到了一个很赞的推特:
 
 
希望有心人也能遇上自己的Morpheus我能做的只能低调地分享经验了。
Stay tuned for more.